welcome to here!

蓦然回首,飘失的情缘仍是爱

又是一年六月云,不禁让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……那个月光点缀着海面,海风轻拂着每一个毛孔,桨声、浪声击破一片沉寂的夜晚,甲板上偎依着两个小小的身影……一段昙花一现的爱情,尽管已是那么遥远了,可点点滴滴仍残留在我的心间。 我与飞的认识是在那一年的5月28日,是我结束另一段感情后不久,心情抑郁寡欢的时候。起初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,可后来不知为什么觉得和飞聊天很舒服,有丝丝亲切感,于是我们常常通宵达旦的煲电话粥。慢慢地,飞模糊的身影和清晰的声音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,而且越来越不可分割了。还记得第一次见飞,我远远的见到她,忽然有种想逃跑的冲动,后来也毫无讳忌地跟飞说起过。也许是因为我脑海里从没有过“小弟”这个概念,TP的形象。飞的外表看起来像一个男生,有点儿驼背。为此我说过她,她并不是很乐意接受,不过和我在一起时,她在尽量纠正驼背的老毛病。后来的后来,我发现我喜欢她的那个样子,不希望她改一点儿,不过没对她说,毕竟那不是一个好习惯。 飞不漂亮却很有修养和内涵,这也正是我欣赏她和后来爱上她的原因。第一次见面分开时,她一直把我送回家,又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返回去。在车上我们什么也没说,不过我能感觉到她在注视我,我心里有些不平静,是感动?说不准。 第二次见面,看电影时,飞突然吻了我,我没有丝毫准备,像触电,脑袋一片空白。第三次见面晚上就在一起了,脑袋还是空白。后来我哭了,突然间我很后悔,我发觉这样做是在用自己去报复她(我以前的女友)。我哭着对飞说:“对不起,我不想和跟我没有感情的人上床。” 飞从后面环抱着我,低沉而急切地说:“我们怎么可能没有感情,我是真的爱你,这可是我第一次和女人......”记得那一夜她也哭了...... 后来每次听《独角戏》、《美梦成真》,我都会不厌其烦的叠纸鹤。终于叠完一千只,我诚心的许了个愿“希望飞心里永远有我”。其实我更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,但是我知道,那样的愿是实现不了的(飞和我都不可能不结婚的,那是没办法的)。 和飞在烟台的日子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,也是那时我发现自己其实已经爱上了她。每天的每一餐都是她做的,“西红柿炒蛋”她做得最上手。为了给她面子,我每次都吃光了(尽管的确吃不下了)。烟台的气温很高,每次出去回来后都要冲一次澡,一天不知要冲多少回。偏偏热水器坏了,只能用瓦斯烧水。她每次递水进来,我总要喊:“不准偷看我洗澡....”她总是一本正经头快歪到后脑勺,说:“我才不希得看呢。”然后不怀好意的嘻嘻笑。我说她是个小流氓,她就气我说:“我就是小流氓!” 我不知道那天下午为什么我一觉醒来见不到飞,突然莫名其妙的害怕飞会离开我。当我发现她在阳台洗衣服时,心里马上就踏实了。记得后来我躲在门后,看着她晾衣服,还趁她不备时吓了她一大跳(嘻嘻)。后来被她捉住,用她的话说就是“不露牙的咬了我”,算是“报复”。 我们也吵过架,记得住的有两次,但想不清为什么事了。一次我赌气跑了,她追了几条街,最后一脚踩进积水里,湿着裤腿儿站在我身后时,我们又好了;另一次在烟台,晚上在家吵了起来,最后是在大街上抱在了一起。 我送给飞一条项链,跟我的一模一样。我希望不管以后的结局什么样,我们都能有一段美好的爱情留住。我们也说过:即使以后因为婚姻而分开,我们也能做成朋友。那时的想法就像飞送我的“水晶之恋”一样---“这份感情会一生不变”! 还记得那天,我订完蛋糕后到约定的地点找飞,到处不见她的踪影。当我欲穿人行道到对面找她时,她不知从哪里突然窜了出来,站在道中间气喘嘘嘘地说:“你别想甩掉我。”那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。我开始希望我们永远别回去。在烟台,我们可以无拘无束的挽着胳膊、扯着手“流窜”大街小巷,去海边、公园.....不必担心会碰到熟人(飞是从来不与女孩子扯手走路的)。那种最美好的时光却越来越少,永远留在烟只能是个梦,一个终归要醒的梦。那晚我们乘的是“棒棰岛”号离开烟的。放好行李后,我们就去了甲板,望着烟台沿岸几十里的灯光闪闪相映,我发现此时的烟真美,实在让人不舍得离它越来越远,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来....... 从烟回来后,各忙各的,依旧每天通电话,见面不是很频。7月20日分开时,谁也不会想到之后的再见会是好几个月以后,而且是时过境迁,全是别样了。那段时间,她忙出差,我忙工作。即使她回来,因为忙我们也难得见上一面。只是常通电话,不管她出差在哪儿。后来她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弟朋友--文。她说我和文的性格有些相似,闷的时候聊聊天。我礼貌式的联系了文一两次,以后因为工作忙我也没想再联系她。直到第二年5月初,我认识了健(T)。健要求见面我没答应,我想健只是一个不可能成为现实的朋友,我不想见。可后来,还是见了,而且是我要见的。原因是我从健的口中听到了两个名字:飞和文。 那天在麦当劳,健像讲故事一样讲了飞和文的故事,而听得我却是阵阵心痛。虽然我与飞一直很少见,却从没间断地通电话,她却只字未向我提过。我不能不信健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我和飞的关系。就这样,我从一个陌生人的口中知道了一切。我知道因为时间的原因,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我对飞的感情淡了很多,可有谁知道除了爱,我是多么信任她,甚至我认为即使有一天我们分开,也能成为最好的朋友,她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人。结果却出现这样一个局面,让我怎么能接受,不心痛呢? 电话拨通之前,我还希望她能说那不是真的,可我听到的除了对不起,就是要我不要相信健,是文爱上她的,等等。我什么也不想听,什么也听不进,我只想永远都不要再见到这个人。之后的一天,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跑到我公司楼下,看我下班出来后又悄悄地走了。我们就这样结束了。后来我想,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,那一瞬间的爱怎么能经得起时间的洗礼,我也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:两情若是久长时,就必须朝朝暮暮。 健约过我好几次,她说:“每次都是我找你,你从来没想过给我打电话或传呼。”我敷衍她说工作太忙。后来我换了机器,也没去联系她。她是一个好人,可爱一个人太累了,特别是这样一个结局,我不想再爱了,健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朋友。我想,平平淡淡的生活也许更适合我,会让我的心情好点儿吧。 三个月后,就在我的生活平静而有规律时,文一遍遍地传我。我知道飞病了,住院了。我在确信我没听错时还一直在问自己:她说飞是什么病??感冒?胃病? 阑尾?不是不是不是!!怎么都不是...怎么都不是...我的眼泪刷刷地流出来时,我还在想:我是不是听错了,飞怎么可能得白血病????一定是我听错了...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... 因做化疗飞的头发更短了,已经理成寸发了,人也更瘦了,看来“精神”还好。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想不到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:“就像‘血疑’里的一样,破了就流血不止。”她很平静地告诉我。听文说,飞知道后曾想自杀过.我清楚记得飞对我说:“我现在就像个残废。”除了劝、安慰她,我不知我还能为她做什么。我不曾想到我还会为飞流泪而且是那么心疼和难过。此时我才知道,原来我们说分手时她就已经病了。 她一直住在抢救室,好几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因为怕感染,不准她总接触太多人,我只去看过她几次。飞吃东西时会因为病情吃了就吐出来,很痛苦。记得一次,为了让她把虾吃了,她妈妈都求她了,文劝她又劝,她就不吃。只因我的一句:“你还是吃了吧”她忍着恶心全吃了(是她后来告诉我的,她说就算吐出来也要咽进去。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说那句话的)。那一夜我很感谢她的妈妈和男朋友对我那么信任,留我在那儿陪她。飞说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了。那一夜,她告诉我很多...那一夜,我看着睡在身边的飞,心里很疼很疼,泪水止都止不住地流..... 我知道了文为飞所做的不止是日夜陪护她,鼓励她,还为她输过很多血。病后的飞脾气很不好,文有时就成了飞发脾气的对象....而文自己本来就体弱多病。特别是心脏不好,不知何时就会发病。我发现文真的很爱飞。飞终于挺过危险出院了。我在与文通电话时,文说假如有一天飞不在了,她不会让飞孤零零一个人走,她会陪飞一起走的。我能说什么,我也曾那么想过,只不过我发现文比我更爱飞,比我更能照顾好飞。我笑笑说:“好啊,你们到那边可别忘记保佑我多发财呀...”飞知道后说我:“真损。” 后来的飞状态一直都很好,这是我们都感到很高兴的事儿,可我们都知道,那并不代表飞的病好了。因为飞,我做出了捐献骨髓的决定。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无私为人的人,做出这样的决定:一是,因为我的骨髓,一个生命就不会终止;二是我相信,也一定会有跟我一样想法的人去挽救飞的生命。可非常遗憾的是我与沈阳红十字会联系时,他们很委婉的告诉我,谢谢我有这样的想法,但目前东北还没有设立设施完善的专门捐献骨髓的机构,不能做。只能盼着奇迹了,盼着有适合飞的骨髓。 对于飞,对于这个让我爱过、恨过、而今又牵挂的人,我仍有爱,但完全是一个好朋友的关心和爱护。我真心的希望她能和文都健健康康地活着,明天一定会更美好,我永远为她们祝福.......

  • 相关tag: ZY348002566手稿